云贵地区干旱地区的基本水利设施不到30年

时间:2018-12-24 15:48:12 来源:猇亭新闻网 作者:匿名
  干旱和肆虐造成的农村组织丧失 中国西南部的干旱加剧了。在云南和贵州省从事扶贫工作一年的农业,农村和农民研究员李昌平在24日晚接受采访时说,西南干旱地区的基本水利设施不像30年前那么好。原因是农村的基本经济制度遭到破坏。由于失去了农民的集体组织,一户农民完全丧失了应对自然灾害的能力。 基础水利设施建设严重落后 李昌平说,2004年他帮助云南的贫困人口一年,2005年帮助贵州的贫困人口。他对云南和贵州非常熟悉。 他说,根据他的理解,在毛泽东时代农村地区甚至农村地区修复的许多水利设施现已基本被破坏。如今,许多水利工程被出售给小水电的私人开发。没有人在为农民的整体利益考虑这些问题。 “这么多年,即使是我在毛泽东时期修过的水,我们也没有能力维持,更不用说重建了。现在电视台播出了一根水管,把水带过来,以为它很大事情,这是七八十岁。什么是时间的年龄?没有错!严重倒退!“在谈到当地农村地区的基本水利状况时,李昌平的语调非常响亮,语调很短。 在自然灾害的背后,农民的应对能力太弱。 李昌平说,去年河南和河南的干旱,今年的西南干旱,这些干旱过去并没有特别大。 “在私人方面,为什么会出现问题?去年河北的小麦没有抗旱性,因为抗旱成本超过了小麦的收入,如果是以集体和组织的名义,成本就会降低。农民将去抗旱。一个家庭的抗旱成本太高,所以农民放弃了,西南也是一样的。“李昌平说,”自然灾害和人为灾害是联系在一起的,你前面的能力有多强自然灾害,你的能力强,影响小,能力差,影响很大。另一方面,如果灾害发生后农民组织能力强,后果不会太严重,组织就无法组织起来。个体农民的脆弱性将被揭露,后果将是严重的。 他认为,去年和今年的两次主要干旱充分表明目前的农村能力薄弱,其次是农民组织能力薄弱。农村建设并不是先组织农民花很多钱做小事 关于农村基础水利设施建设的方向,李昌平说,最重要的是组织农民,发挥他们的主体性,这样他们就可以花很少的钱做大事,否则他们会花钱很多钱做小事。 “现在,这个国家正在为建设一个新的农村提供资金。你期望做什么?一个家庭正在做什么?谁将在农村的基础设施建设中做什么?期待资本家做到这一点?资本家为农民服务吗?当然,农民合作。国家每年都有很多钱来修补水和水,但是谁会去做呢?这笔钱去哪儿了?“李昌平说他做的时候贵州,云南的扶贫,首先是带农民组织,所以小钱可以做大事。“我们组织农民后,修复了数千美元1公里,但政府修复一公里10万元路。因为政府没有组织农民,而是竞标,结果是赚大钱做小事。“ “现在我认为资本流入农村,老板下乡,任何问题都可以解决。根本不是这样。谁会在一个家庭搞水利?谁在做这个水好吧?问题是你如何依靠这个国家?发生了很多事情?“李昌平说,农民组织起来,农民有主体性,组织起来做自己的事情,因为劳动力和组织能力充足,他们可以用小钱做大事。但现在的问题是农民组织分散,没有组织能力,所以没有人打算建设基本的水利设施。 干旱反映了农村的基本经济制度 李昌平说,去年河南和河南的干旱以及今年中国西南地区的干旱暴露了同样的问题:农村基本经济制度遭到破坏。 农村集体经济所有制,统一的两级管理体制,是农村的基本经济制度。李昌平认为,改革开放30年来,农村过分强调了国家的一部分,忽视了制度的作用。结果,农村地区在过去的30年里没有。伟大的发展。 “在过去30年的农村,农民已经分散,集体已经分散。”李昌平说,如果允许农民走合作经济的道路,走集体经济的道路,今天的情况应该是非常好的。 “家庭分配到家庭是分阶段的。不应该分开很长时间。现在有必要走这条路。邓小平说,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通往集体经济的道路不如早期的道路。只是今天忘记了老人的话。“李昌平说,他在云南和贵州贫困地区所得出的结论是,农民的分野现在已经完全消亡。他们没有优势。他们必须共同努力,通过集体力量组织和适应市场。如果农村的基本经济制度没有朝这个方向发展,农村地区遇到的问题将逐年严重。所谓的自然灾害将越来越频繁和频繁发生。 (采摘年份)

深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