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交通大学陈国强解释恢复“儿科”招生的原因

时间:2019-02-21 04:35:44 来源:猇亭新闻网 作者:匿名
  

市人大代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院长陈国强接受了记者采访。

关于“儿科看病难”这一热点问题,《青年报》的一名记者昨天采访了上海交通大学副校长兼医学院院长陈国强,他是市人大代表。他透露,交通大学医学院目前恢复招生后,第一位儿科毕业生将于27年毕业。他呼吁政府部门进一步加大对医学院的支持力度,以便医学院能够培养更多的专业人才。

突破重重阻力推出儿科专业

前一天浦东代表圆桌会议集中讨论后,“儿科看病困难”的问题继续发酵。《青年报》记者了解到儿科医生的短缺与多年前儿科专业的废除有关。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时代的变化,不争的事实是,儿科医生收入少,压力大,医生对成为儿科医生兴趣不大。在陈国强看来,顶级设计的远见仍然非常重要。在这方面,昨天,陈国强还向《青年报》的记者透露了一个关于儿科专业难以恢复的故事。

“2010年,当我就任医学院院长时,我提议恢复儿科专业,这曾经是我们学校的特色。然而,我两年的努力失败了。原因是没有国家政策,如果儿科被招募,因为它不是一个受欢迎的专业,每个人都会认为医学院的分数线会被整体拖垮,看起来不太好。如果你想健康,你必须有一个“保护者”来保护人类健康

然而,在担任医学院院长的两年中,陈国强在三家儿科医院进行了多次调查,并预测迟早会调整计划生育政策。结果,在2012年,他突破了阻力,坚持引入儿科专业,即使分数下降了一点,他也不得不招收学生。“原因是服务国家的需求是学校的基本任务之一。我们不能害怕分数线的变化,担心所谓的“面子”问题。更重要的是,如果你不招,你怎么知道得分线会下降?“? “因此,从2012年开始,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开始招收临床儿科。陈国强解释说,由于国家政策中没有儿科专业,只有临床医学专业,所以现在这个专业的名称是临床医学专业(儿科方向)。

“这不违反国家政策,但也招募儿科专家。过去三年的入学情况表明,我们的儿科入学分数实际上超过了临床医学的五年计划。”陈国强坦白承认,事实上,注册学生的人数并不多,现在每年大约有30人。他认为,如果儿科的整体环境没有改变,那么尽管有30名学生入学,但他不确定这些学生中是否100 %会每年都从事儿科。据了解,由于临床专业的学制为5年。因此,目前没有毕业生。然而,从他与学生的接触中,他确信,在今天的年轻人中,那些害怕生命并愿意奉献的人仍然处于绝对的主流地位。

政府应加大投入改善办学条件

陈国强指出,目前每年30个入学名额远远不能满足儿科的实际需求,尤其是在推出“全面二胎”之后。“我认为政府应该加大支持力度,不仅着眼于眼前,也着眼于长远。当我们考虑第十三个五年计划时,我们也应该考虑第十四个五年计划和第十五个五年计划的上海。为了到达当时的上海,我们应该做什么样的前瞻性规划和顶级设计?。”

陈国强自信地说,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招收儿科医生有条件和优势。“我们有上海儿童医疗中心、新华医院、以儿科为主体的综合医院和上海儿童医院,所有这些都是我们的附属医院。因此,我们有一个强大的年代。“上海提出要在更高的水平上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以改善普通民众的生活。

小康社会的先决条件应该是健康。"。其中一个“保护者”是我们治疗疾病的医生,另一个是从事疾病预防和控制的一群医生。预防和治疗,以及促进这两个团队专业人才的培养,将在解决民生问题方面发挥重要作用。”陈国强说。■调查。有些医院在10年内无法招聘新的儿科医生。韩正部长对“儿科医生”的关注激励了许多医疗领域的政协委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市委委员、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特殊需求诊断和治疗中心主任、儿科教研室副主任周北华昨日告诉记者,目前儿科医院存在的最大问题是综合医院儿科人数减少、儿科医生辞职和缺乏新员工。周北华说,儿童问题由来已久,但是二胎政策是今年推出的,所以每个人都更加关注这个问题。

“上海三家专科医院和新华医院的儿科近年来一直在不断扩大。新建筑已经建成,床位数量不断增加。然而,寻求治疗的病人过度拥挤的现象并没有改善。。“她说,二孩政策的实施增加了孩子的数量,由于父母日益奢侈的教养,为孩子提供医疗咨询的数量也增加了。此外,还有许多来自其他地方的儿童寻求治疗。然而,儿童的医疗几乎集中在几家3A医院。

经过进一步调查,她发现上海二级和三级医院的儿童萎缩严重

调查发现,在过去的5 - 10年中,许多医院没有招聘新医生。

“医生说病人带孩子去看医生,说我儿子是你看的病,带孙子去看医生的时候你还在上夜班,二三十年过去了没有变。“今年第九人民医院儿科将关闭。

经过调查,并不是医院想要关闭,但是它不能打开。儿科医生已经辞职,没有人能做到。根据对10家综合医院临床医生的调查,在240多名儿科医生中,有40多名在过去五年中已经离开,占20 %以上,而很少有新的儿科医生进来。“有一家医院,儿科临床医生的平均年龄是42岁。医院里唯一的儿科医生是66岁。虽然他已经退休,但他仍在使用。”周北华说道。

去年冬天和今年春天,深圳的甲型H1N1流感病毒株发生了变化,其传播性增加,儿童病例激增。该市的四家儿童专业医疗机构冲进急诊室,让医生和护士不堪重负。以2016年元旦为例。在为期三天的假期中,4名儿童住进了四家主要的儿科特色医院。超过7万人次,儿科门诊的爆炸已经持续了近两个月。数据显示,儿童医院的平均每日门诊量约为8000人次,儿童医疗中心约为6100人次,新华医院儿科约为3000人次,儿童医院的两个区超过7500人次。

■对策。用全科医生填补人才缺口,建立促进儿科发展的联盟。 在今年上海的“两会”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市委委员李云提交了一份提案“关于实施全面二孩政策后迫切需要加强儿科力量”,希望引起相关部门的关注。李云认为儿科疾病的特点是发病迅速、变化迅速和风险高。儿童不描述自己的症状,也称为“哑”。

儿科医生严重短缺,首先,他们训练不足。第二,儿科药物剂量小,经济效益低,儿科医生的收入低于其他部门,儿科医生患有甲型肝炎的风险高。此外,原有的工资分配制度也可能会调整,综合医院儿科医生的工资水平预计会提高。周北华表示希望私立医院和外资医院将来也能扩大儿科建设。与此同时,应该更多地宣传儿科学知识,让父母能够熟悉育儿知识,真正寻求合理的医疗。资料来源:《2016年青年日报》。

01

26 A04版上海两会专题报道

媒体链接。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院长陈国强讲述了恢复“儿科学”招生背后的故事。作者:。刘新禄,刘晶晶范延平。。。

。。。

。。。。。

。。

。01。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