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昌红头文件出生两个孩子当地公务员:只是喊口号

时间:2019-02-19 15:00:24 来源:猇亭新闻网 作者:匿名
  

9月18日,宜昌市卫生计划委员会网站上悬挂一封红字公开信,呼吁公职人员生两个孩子。公开信已被删除。

市内8个单位发出公开信,呼吁公职人员“从我做起”,成为引导群众生育第二胎的“两孩政策”推动者。

9月18日,湖北省宜昌市卫生计划委员会网站上悬挂了《关于实施“全面两孩”政策致市直机关事业单位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以下简称“公开信”),这份红头文件有8封公章,要求公职人员有两个孩子,“年轻的同志们必须从我这里开始,老同志们必须教育和监督他们的孩子。”

这封公开信被曝光,引发了热烈的讨论。网民们质疑政府部门是否通过红头文件形式鼓励出生。 21日晚,“新京报”记者发现,这封公开信已从宜昌市卫生委员会官方网站上消失。

宜昌进入超低生育水平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公开信的发布单位包括宜昌市卫生计划委员会,宜昌市教育局和宜昌市工会联合会等8个单位。公开信的目的是“市政府,所有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同志。 “”。

公开信写道:“进入新世纪以来,我市的人口状况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城市的生育水平很低,每个妇女的平均子女数不到一个。如果这种现象持续下去,它会给城市的经济社会带来巨大的风险和危害,直接后果是独生子女家庭的风险越来越大,人口老龄化,劳动力资源短缺,城市化进程滞后,进而影响劳动生产率和城市综合竞争力。“

“新京报”记者发现宜昌自2000年以来已进入超低生育水平,近年来生育率持续下降。随着二胎政策的逐步实施,该地区的生育率没有显着反弹。

我希望公职人员树立榜样。

宜昌市卫生计划委员会计划生育指导科主任陈天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16年3月至8月,宜昌市政协及相关专家介绍了综合性双孩子后,进行了调查发现,宜昌的出生两个孩子的意愿并不强烈。许多普通人仍在关注和担心第二个孩子出生后的医疗和教育服务能否跟上。 “为了消除这种担忧,我们呼吁公职人员带头生两个孩子作为榜样。出生小气候。”公开信还提到了一些鼓励两个孩子出生的具体措施,如“为第二胎生育提供全面免费服务;进一步延长产假,建立免费婚姻测试,免费孕前优生健康检查假期制度;合理规划和分配公共服务资源,扩大婴幼儿儿童保育和教育能力;增加医疗机构的妇产科和儿科服务供给,加强对老年孕妇和不孕人群的服务指导。 “

此外,公开信还指出,“促进生育两个孩子的利益和儿童的风险可以激励群众,特别是育龄妇女,与两个孩子认同。”

“公开信只是一个口号”

昨天,一张宜昌市公Secret接受了记者的采voltage。公开信的主动性和吸引力只是高喊口号,鼓励分娩提供优惠政策。如果经济条件允许,年轻的公职人员仍愿意生孩子。如果可以实施诸如产假,陪产假或补贴等政策,那就更好了。

她说,只有上诉和举措是无用的,那些不想出生或犹豫不决的公职人员,无论他们是否提倡,都不会因为主动性而改变他们的决定。

公务员认为,存在一个真正的问题,即个人不能购买生育保险,只有单位可以集体购买。在当地,一些企业的实施相对较好。相反,一些机构和机构没有集中购买,而是根据每个单位的条件进行补贴。因此,一些单位没有实施的公职人员将不会获得生育补贴。

她呼吁各机构和机构实施集体购买生育保险。虽然没有多少钱,但它可以反映政策关怀。

■提问

1发送带有红头文件的公开信是否合适?

“这个红头发的文件有点奇怪”

什么是红头文件?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宪法与行政法中心主任蒋明安定义:政府和政府部门在行政法规之外发布的具有普遍约束力的决定和命令,也称为“行政规范性文件”。 。 。

长期以来,中国对“红头文件”的管理没有具体的法律法规,“红头文件”的制定令人困惑。此外,以示例方式滥用的“红头文件”案件无处不在,甚至出现“非法现象”。

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王玉凯表示,他不赞成这种做法。 “这个红头发的文件有点奇怪,有很多方法可以增加分娩的意愿,制作红头文件的方式也是一种表现形式。”王玉凯认为,育龄夫妇考虑生两个孩子的原因很多。许多夫妻在权衡利弊后做出决定。 “这不是一个红头发的文件。他们将同时有两个孩子。这份文件只能作为一个电话,并且承担的意愿不是由作者的主观意志决定的。”

他认为,红头文件通常是政策导向的,并且有很强的政策界限。在治理过程中无法发送此信息。如果滥用红头文件,其权限将大大减少。此外,红头文件的发布应该有一定的过程和程序,并且在拍摄头部时不应发送文件。

王玉凯说,提倡第二个孩子不适合红头文件并不严肃。促进国家政策的方法有很多种,因此党员和团队成员可以带头生育两个孩子。

2如何提高居民的生育意愿?

“需要提供各种配套政策”

在实施“综合两孩”政策后,预期的出生高峰尚未到来。与此同时,许多调查显示公共生育意愿不足。

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陆杰华认为,宜昌公开信是生育率下降的一个缩影,其他地区也存在不同程度的问题。在释放了两个孩子后,一些地方的生育率可能不如预期,面临的困难比较大。

他认为,宜昌公开信是改变哲学的积极信号,但依靠上诉和公开信是不够的。为了增加分娩的意愿,有必要为育龄妇女提供两个孩子出生的各种配套政策,并应对产假作出相应的调整。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施志磊赴湖北宜昌调查生育状况。他认为,根据人口规模和不同地区的一体化,生育行为和生育水平的明显区域差异应该改变过去各省的“一刀切”人口政策。承载能力,制定差异化的人口生育政策,分类并完成“按政策培育”的目标。

他说,虽然整个国家的出生率稳定,但不同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和生育意愿存在很大差异。在经济较发达,生育率过低的地区,公共服务充足,但分娩成本往往很高,人们对“两孩政策”的回应热情有限。施志磊认为,适当的优惠政策或支持政策可以进一步激发人们生育孩子的意愿;在生育率高和生育意愿强的地区,可以适当收紧人口政策。

海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