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能工业体制改革4.0

时间:2019-01-07 18:03:19 来源:猇亭新闻网 作者:匿名
  

德国推动的工业4.0使智能制造和个性化大规模定制成为制造业发展的新方向。第四次工业革命来得非常快,我们完全进入了家园,工厂和其他方面。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主席克劳斯·施瓦布说:以前的工业革命应该被称为“进化”,因为它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才能从崛起到全面发展,这场工业革命才是真正的“革命”。新技术革命就像海啸一样发生。你刚刚看到一个迹象表明即将到来的潮流。

第四次工业革命使各国之间的竞争更加激烈。那么我们如何应对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挑战呢?目前,许多政府,企业和研究机构正在计划开发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应该说这是正确的。然而,尽管新的工业革命源于技术,但其发展的影响并不仅仅完全响应于开发技术。进行制度变革和制度创新非常重要。

政府,企业和事业单位内部管理层面的制度创新

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代表是信息技术的广泛应用。云计算,移动互联网,大数据和其他技术正在影响每个社会基本单位的业务。而且,信息技术与传统业务的结合,即“互联网+”技术的应用,已经改变甚至改变了几乎所有单位的商业模式,这不可避免地要求政府,企业,大学,研究机构和管理系统。改变以适应技术的进步。例如,大规模的在线教育,即MOOC的应用,对学校的管理系统构成了挑战。同样,在电子政务,移动电子政务,智能交通和智能医疗等智能城市技术的变革下,政府还必须对内部工作流程和模型,管理结构和概念进行新的变革。政府,并将其巩固为新的政府。为了适应政府管理的技术要求。第四次工业革命带来的变化,对制度创新的需求是广泛的,每个单位和部门都需要做出改变以适应它。国家政策,法规和法律的宏观层面必须有新的制度安排。

新技术革命或新工业革命和新工业革命的影响不仅在于个体,在一个单位的内部,它将改变许多行业的格式,影响人们的生产和生活方式,这是政府根据技术进步在适当时间引起的变化程度来规范系统所必需的。以网络车为例。这是移动互联网技术发展所产生的一种新的服务模式。它不仅影响了传统的出租车业务,还使许多国家的出租车司机进入并阻挡了网络。不同的劳资关系,即客户 - 服务关系,以及共享经济的出现,改变了人们的财产权。正如交通部推出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这使得非常有必要提供这样一种新的出租车运营服务。当然,这种管理方法是否适当制定是另一个问题。特别需要制定相应的管理措施。标准也支持这些新兴的生产和服务模式。

面对新的技术革命和新的工业革命,制定政策和法规是不够的。还有必要调整法律,以带来这些新技术,新产业和由此产生的新人,人民和企业,以及人民。社会和其他关系被接受。对于无人驾驶汽车技术的应用,很多人认为它将会很遥远。但实际上,无人驾驶汽车应用在技术上已经成熟。那么为什么无人驾驶汽车还没有上路呢?在很大程度上,这是对现有技术法规的限制。每个国家的道路交通法是否允许无人驾驶汽车在路上行驶?无人驾驶汽车发生交通事故。我该如何确定责任?这些法律问题得到解决,技术产品有应用空间。

美国有几个州对无人驾驶汽车的测试有严格的规定,而其他州则没有。美国参议院议员透露,由于旧交通规则与新技术不相容,美国将制定“无人驾驶车辆法”的监管指南。 2017年5月12日,德国联邦参议院投票通过了该国第一部关于自动驾驶的法律规定,允许自动驾驶汽车在某些条件下取代人类驾驶。这使德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制定无人驾驶汽车法的国家。无人驾驶汽车只是一个例子。未来仍有许多技术产品需要修改,法律在社会上得到应用和发展。提出更深入的机构应对计划

那么,您是否进行了相关的制度创新,制定了相关的法律法规,以应对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挑战?还不够,有必要提出一个更深入的机构应对计划。不久前,以中国大连为主题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以“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包容性增长”为主题,提醒人们看到新的技术进步,为人类带来新的舒适和便利。当时,更重要的是要关注那些受到技术创新负面影响和影响的人。例如,由于机器人的应用,许多工厂的工人失业;由于人工智能的应用,银行前台接待员和办公室秘书等许多人失业。这些人怎能不遭受他们生活的巨大影响,个人不会遭受太多的痛苦?他们应该接受教育和培训,以便他们能够早日找到新工作吗?此外,新技术革命进一步加大了社会收入分配的差距,导致一些人在社会中占据过多资源,大多数人的收入停滞不前。这是欧美社会出现的一个新的社会问题。

特别是,人类需要对系统进行深刻的调整和创新,以便新的工业革命将推动人类朝着健康的方向发展。我该怎么办?目前,世界上仍然没有很多好的案例,但一些有识之士的思考和探索值得关注。例如,对于机器人的应用,微软创始人和前首席执行官比尔盖茨主张对机器人征税并利用税收资金为那些受机器人影响的人提供资金。此外,前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署长凯末尔·德尔维斯主张建立普遍的基本收入,以保护每个人的基本生活,不会受到技术进步的极大影响。一些学者提出了更深刻的思考。最近,美国哈佛大学的Danny Rodrikk教授和其他人提出,政府应该充分参与技术创新的产业化阶段,并在技术创新产品上市的过程中与创新型企业家合作。创新风险,分享创新的好处,然后将创新的经济成果分发给公众。他建议政府应该从更深层次上支持创新,例如过去建立“福利国家”,以避免技术企业家成为创新寡头,减少社会不平等,从而建立一个“创新型国家”。当然,关于这些建议和反思仍然存在很多争议。然而,这种思考和探索值得各界人士参与,特别是政策和法律制定者,以便更好地为人类的未来做好准备。

对于工业革命,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道格拉斯·诺斯认为,工业革命不是一场技术革命,而是一场制度革命。只有通过体制改革和创新,人类的未来才能像过去的工业革命一样,造福人类,展现文明的光辉。

虾米音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