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市供水技术分析Ⅰ

时间:2019-02-22 15:00:55 来源:猇亭新闻网 作者:匿名
  

南海市供水技术分析Ⅰ

作者:未知

摘要:南海一号装有大量货物。从水的角度来看,黄金并不多,但黄金的形状经典不受约束,保存非常好。它可以作为了解宋船所有者身份的切入点。那个时尚,时尚等等。本文主要从工艺和设计风格等方面介绍南海一水金工具,包括金手镯,珐琅,金小件等。

关键词:南海一;金;手艺

文物承载着文化,继承了过去几代人的创作理念,反映了工艺和美学的发展。在夏,商,周时期,金匠出生于青铜器,并在唐代成熟。随着国家的移民和对外交往的发展,它结合了中西方风格的特点,形成了一个美学独特的神器。北方草原游牧民族的墓葬中出土了大量的金饰。它们通常用不同的动物装饰,形状拉长,非常有活力。南方金色的身体较薄,花纹主要是花鸟。波斯Sasang黄金以其浮雕装饰而闻名。立体感强;粟特地区的地带有自己的地方特色;罗马拜占庭风格是一个高脚杯[1]。

宋代有许多外贸口岸,经济发达,富民,外商,药草等商品。宋代人擅长使用金银装饰,并使用了大量的金银器具,从生活用具到佛教用具和珠宝。在这个时候,金匠运作良好,使用动植物装饰,活泼新鲜,鸟和花,并表达吉祥的愿望。它的珠宝专注于装饰,审美品味优雅,奢华与简约相等[2]。

南海我被怀疑是一艘出海的商船。它携带黄金,可以作为国外商品进行交易。它可以用作国外深加工的半成品,也可以作为易货交换的有价值商品。南海一水精美的金器精致,工艺精湛,装饰独特,造型独特。

金器的生产过程包括冶炼,消失,锤击,焊接,油炸珠,镗孔,纺纱,编织,绉和镶嵌[3]。各种过程组合可用于制作各种器具。

四季花卉图案金袖标(图片1左),精美的装饰,细节到位,锤子有两套花卉图案,花朵和叶子排列,一条线由凸线分开,正面是凸面,背面凹陷,花朵和叶子雕刻静脉图案,地面刻有网格图案,图案层次丰富。手镯的宽度约为3厘米,花朵和叶子形状各异,线条生动。有两层五朵花,均匀分布在叶子之间。上层和下层的叶子是相同的,叶子长而窄,叶柄相对细长,叶子被分成2到3英寸,彼此相对,顶部是一块。两层花处于相同位置,其中上层花为6至7个花瓣,中间为花芯,下层为双花(图2)。花的上层像牡丹,下层像莲花。当流出物时有黑色微生物和褐色锈斑,并且使用3%过氧化氢和5%柠檬酸溶液进行洗涤以恢复金色。使用凡士林后,可以轻松打开和关闭螺栓(图3)。四季花卉金手镯(图1右,图4),锤打8朵花,水平排列,菊花,牡丹,莲花,梅花,每2个,弥补一年。手镯的宽度约为2厘米。鲜花与周围的树枝和树叶排列。叶子呈S形,底部刻有哑光图案。节奏的节奏很强。闭口两侧都有小孔。当金手镯与上述手臂钩环一起被挖出时,它被挤压在手臂钩环内,并且污泥均匀地分布在两个手镯之间,这在保护和防止摩擦方面起到很好的作用。两种器具都有类似莲花的花朵(图2)。所有的花和叶子在大小,分布,风格等方面都是相似的。它们应该是为同一个车间而制作的,具有宋代器皿清新优雅的特点。

这种金色表面锤出来的装饰被称为高浮雕浮雕立体装饰,是宋代金银的特色之一。它的图案种类繁多,可以是连续的图案,也可以是动植物的字符,也可以锤出盆,杯,盘等形状[4]。宋代最常见的模式是折花,也被称为素描花[5]。例如,陆世梦墓出土的锤纹花纹纹纹带是“荔”或“御仙花”的图案。成都,成都宋代金银器皿的空心蝎子,装饰有牡丹,莲花,桃子等。锄头还饰有向日葵形扣环[6]。

南海有许多带吊坠的吊坠I.结构包括链条,犀牛和吊坠。吊坠有流苏,中间有三条条纹,一个三维空心石榴吊坠和一个中空的中空丝绸平心吊坠。犀牛的表面有一卷绉纱,用来衬托两颗宝石,宝石周围的圆圈被花瓣图案包围。根据样式(图5),双链(图6)和单链(图7)将链分为三个链。开口和关闭点与喇叭的钩子和吊链连接。整体风格粗犷华丽,细节精致细腻。链条的编织方法有很多种。图8显示平坦的金色斑块编织成四个马刺,并且马刺彼此互锁[7]。图9显示了方形金和两个十字架互锁;图10是两股。圆金线编织;图11是一系列流苏互锁,流苏链挂在环上,并且环由一块平坦的金连接。

制作金线的过程是将金片锤成薄片,切成细条,然后拧成金线。这些金线采用珐琅,珐琅,填充,焊接,堆垛,编织,编织,针织等技术,可制成各种形状,如纱线,笼子,皇冠,项链等美观物品。金线编织难度大,易打结,断裂,技术要求高。金丝形状有花丝,弓丝,竹丝,螺丝,香丝等[8]。掐丝镶嵌技术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属于金银精品黄金工艺。在古代,有更多的文物被用来使用掐丝编织技术,这充分展示了金银工匠的技艺。例如,汉墓中的金鱼玉衣的金线可以达到0.35-0.5毫米的厚度[9];疲惫的丝绸头饰和北京出土的疲惫的丝绸装饰件形如金丝[10]。在南海一期的初期,金带是流出的,长约1.7米。国际上出土的长金链在菲律宾有一条4.5米长的珍珠链[11]。此外,在菲律宾的博物馆藏品中,还有类似于南海I防水文物的文物[12]。这些器具风格粗糙。长编织金链也在中国出土。例如,内蒙古前河村的北汽金龙项链长128厘米。项链采用金线编织而成,套索为中空。它就像一个龙鳞。项链的两端饰有龙头。这个草原民族的金饰充满异域风情,或通过丝绸之路引入中国[13]。在怀疑中原的春季和秋季墓葬中也发现了长串饰物。例如,每件约0.15厘米的908个金珠的长度约为1.3米; 130件平纹状管状饰物,长约1.7厘米。 2.2米[14]。有人认为南海的金腰带不是用作腰带,而是一条项链,可以戴在圆圈上并长时间穿着。中国还出土了长项链,如玉绳饰品,可以到达胸部,腹部和膝盖[15]。

小金饰:12面空心金球(图12),长约1.3厘米,中间穿孔,或可用于镶嵌项链,耳环,或可缝制在衣服上。生产过程使用煎炸珠和珠粒工艺吹出小金珠,然后将珠子焊接成中空形状。金球焊接过渡平滑,没有焊料痕迹。多面金珠? в绺绺镌镌镌镌镌镌嘤嘤嘤嘤嘤嘤嘤11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11如汉代合浦墓的金珠,南越王墓的金花,具有地中海或印度洋风格[16];在李景勋墓中形成金色项链的28颗金珠,源自中亚,西亚[17]。战国时期,外来物开始从西方出现,汉代的影响也有所扩大。这个过程逐渐被中国工匠掌握[18]。此外,南海一号船上的小件穿孔金饰也是穿孔金条(图13);金色菱形穿孔饰品(图14),表面饰有珐琅装饰;方形三维穿孔金板(图15),表面饰有金银丝和焊珠,形成云状,这些小块均在3厘米以内。方金环(图16),铸造,四条腿金条相对环形,环的内径为4.1厘米×4.5厘米,环体宽0.3厘米,周长约15.7厘米,平面和其他带水的金器。相比看似简单,而且很多。形状类似于宋代戒指的形状,也就是说,当正方形折叠在身体周围时,左肩用作扣环的大环,而南宋的佛像也有图画。戒指[19]。参考在广东屯溪发现的南金环[20],这种污水的金环很容易制造,可以储存为货币等宝贵财富。南海一号出水口的轮廓简洁,内饰精致,简洁的线条描绘出花朵的形状,金色象征着财富,厚厚的线条用来形成一条粗链,充分展现了金色的光芒。富人和富人。这件文物让人们对宋朝的无尽商品有着神秘的想象。船上的金色风格不同,有优雅清新,异国情调和粗犷,而且精致而紧凑。其中一些黄金船只在同一个银箱内,有些散落在泥浆中,有些则留在机舱内。因此,仍有未来的恢复分析。南宋都迁都南下,沿海港口众多,中外交往频繁,外国人众多。这是一个多元融合的社会。因此,金匠将受到西方波斯文化,北方草原风格和东南亚文化等多方的影响,形成一个王朝。特色还有异国情调的器具。展望过去和现在,古老的金银工艺,锤击,雕刻,煎珠,镶嵌,花丝工艺品等,已经传承至今,仍然闪耀,今天的文物的形状也是在同一行。

引用

[1]谭干学。唐代金银器的异物[N]。人民日报海外版,2010-04-09。

[2]许明。南宋金银头饰的艺术特色与美学[J]。电影评论,2012(7):90-91。

[3]中国美术编辑委员会全集。中国美术全集 - 工艺品10金银玻璃器皿[M]。北京:文物出版社,1988。

[4]周卫星。宋代金银器的浮雕压花与立体装饰[J]。装饰,2009(5):80-81。

[5]杨志水。中国古代金银首饰[M]。北京:紫禁城出版社,2014。

[6]谢涛,丁武民,周静。成都,成都宋代金银器[J]。文物,2000(8):4-20。

[7]王元林,肖大顺。 2014年“南海一号”宋沉船的发掘[J]。考古学,2016(12):56-83。

[8]沉贵云,王义伟,刘波。北岩空心山形金饰生产过程分析[J]。辽宁省博物馆? ^博物馆,2006(00):495-499。[9]杨小林。掐丝技术中的织造技术[J]。中国文物研究,2006(4):87-90。

[10]崔雪榆。北京出土金银器概述[J]。首都博物馆,2004(00):118-123。

[11] NancyTingley,王谦。菲律宾黄金与东南亚贸易[J]。美成在久,2016(2):100-105。

[12] Philippinegold:遗忘的财富[EB/OL] .https://asiasociety.org/new-york/exhibitions/philippine-gold-treasures-forgotten-kingdoms。

[13]丁勇。北龙金龙装饰[J]。中国博物馆,2010(3):78。

[14]田仁孝,雷兴山。宝鸡市易门村2号春秋墓葬发掘简报[J]。文物,1993(10):1-14。

[15]刘娜。珠饰首饰及其在现代珠宝设计中的艺术表现[D]。北京:中国地质大学(北京),2011。

[16]陈洪波。汉代丝绸之路出土金珠珠宝考古研究[J]。广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1):133-137。

[17]胡伟。中国出土西洋金银器及金银币的探讨[D]。北京:首都师范大学,2014。

[18]刘锋。图像线索 - 汉代中国的金银器具[D]。青岛:青岛科技大学,2016。

[19]杨志水。读物:金环[J]。南方文物,2012(1):132-133。

[20]陈学爱。广东屯溪南朝金银器的发现[J]。考古学,1986(3):243-246。

百度网页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