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东京(下图)进行了70年的审判,以发现审判的宝贵遗产,重新思考战争,珍惜和平

时间:2019-02-10 09:51:10 来源:猇亭新闻网 作者:匿名
  

2016年是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日本甲级战犯70周年。 11月12日至13日,“东京审判与世界和平国际学术论坛”在上海举行。国内外专家学者就“东京审判与世界和平”这一主题展开激烈讨论,充分达成共识,共同探讨东京审判的宝贵遗产,反思战争,珍惜和平,羡慕人民。世界。论坛由上海交通大学主办,东京司法研究中心和人文学院主办。

在东京审判70周年和判决68周年之际,回顾人类历史上关于世界和平的最大审判,仍然有一个不容忽视的重要意义。

东京审判与战后国际秩序的确立

北京大学历史系王晓秋教授在题为“东京审判是战后东亚国际秩序的重要基石”的讲话中阐述了东京审判对建立新东亚的重要影响。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命令。它与纽伦堡对德国纳粹法西斯战争罪犯的审判一起,为调查战争责任创造了一个法律先例,并为国际法中的战争罪犯审判制定了一系列基本准则,例如对计划入侵者的惩罚和国际责任。个别战争罪。刑事责任。东京审判还开创了反和平罪,并向全世界庄严宣告,策划,发动和实施侵略战争是违反国际法,危害人类,危害人类和破坏和平的犯罪行为。涉及犯罪的个人必须被定罪。责任。回顾东京审判的历史,我们应该坚决维护反法西斯战争和战后东亚国际秩序的胜利,以换取无数反法西斯战争的烈士和受害者的生命,坚决防止军国主义的复活和战争悲剧的再次发生。不能动摇东京审判的正义和合法性。由《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和东京审判建立的战后东亚和平国际秩序不能受到挑战和破坏。只有面向历史,以史为鉴,面向未来,才能为亚洲国家建立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

首都师范大学史桂芳教授发表了题为“东京审判与日本历史认识”的演讲。从宏观的角度来看,它分析了战后审判的不完整性以及日本人对审判形成负面看法的原因。她指出:首先,最近的日本人《教育敕语》对日本青年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这使得皇帝的至高无上和军国主义思想深深植根于人民的心中。在东京审判中,没有追究皇帝的责任,这不利于日本??人对战争的性质和责任的理解。其次,审判后,一些战犯重返政界,影响了日本政府对战争性质的认识,为历史修正主义提供了温床。第三,东京审判没有彻底调查战犯的责任。日本人很了解侵略战争罪。少则不利于他们对历史的全面理解,这反过来又会影响中日关系的发展。例如,战争期间在满洲犯罪的石原只是战后东京法院的证人。到目前为止,日本仍有人认为战争是双方的责任,从而否定了侵略战争的责任。这值得我们保持警惕和批评。东京审判与世界和平发展

来自台湾东吴大学的程永玉教授发表了题为“东京审判70周年的回顾与展望:战争与和平,如何选择?”的演讲,在演讲中,我回顾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悲惨战争并进行了比较日本和德国。战后态度不同,郑重呼吁反思东京审判中的侵略罪行,共同维护来之不易的和平。他指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德国正式向在战争中已经灭绝的犹太人和饱受战争蹂躏的国家的其他人道歉。在那之后,德国重生并成为一个受到广泛尊重的国家。然而,迄今为止,日本未能正式向受害者及其亲人和中国人民的大多数受害者道歉,因为他们涉嫌日本侵略和战争罪行。如果错误的人道歉并道歉并承诺永远不会犯下另一种罪行,那么日本就应该珍惜和平。善意,尊重,相互信任,相互理解,理性和宽容是世界和平的基石。文明世界应该是这种和平的基石。国际社会必须放弃霸权的力量,彻底消除军国主义。

东京大学的张立成教授在讲话中围绕着“帕尔的提交和印度政府”这一主题展开,并回顾了帕尔法官参与东京审判中印度殖民政府推荐的法官的历史。东京法官陪审团由代表11个联合国国家的11名法官组成,其中帕尔法官作为印度代表参加了东京审判。帕尔法官是东京审判中唯一坚持所有被告都无罪的法官。它也是日本右翼否认东京审判的主要依据。在东京审判期间,印度法官帕尔写了超过1,000页的反对意见。帕尔认为,法院的建立和组成都被操纵作为胜利者的盟友,东京审判是对胜利者的审判。钟立成教授对Parr的不同意见指出,将东京审判的意义和讨论集中在帕尔法官身上的做法显然是非常狭隘和不正确的。所谓的“胜利者的正义”观点实际上是对过去战争罪的缺乏反思。这种缺乏也是许多日本人不能真诚地认识到侵略对其他国家造成巨大伤害的关键。东京法院由胜利国家建立,东京审判被被击败的日本国家被动地接受。这是事实。但是,东京审判适用了正当程序原则,双方的权利是平等的,有罪和无罪是有证据的。法官可以依法提出不同的意见和立场,并将审判程序和证据记录在案,并置于世界范围内进行审查。上海交通大学阜新教授阐述了“道德观”的内涵,题为“道德消失视角下的东京法学的局限”。他首先认为,在过去,东京审判主要是通过两个视角:“权力的视角”和“规则的视角”。从道德的角度来看,对东京审判历史的研究可以进一步证明东京审判的正义和必要性,更好地反映了基于“文明”对战争罪的统治的盟友的历史地位。其次,东京审判为合理处理国际关系中的战争和有效促进有关国家之间的和解,甚至避免战后持续的极端报复提供了开拓性的探索。这种做法的价值在于不将审判的目的置于简单的惩罚和报复之中,使战后治疗成为仇恨的助推器,而是通过司法审判来判断战犯的战争罪行,并促进日本人的正确组建人。历史观和和平的坚定道路。可以说,东京审判铸就了日本在战后70年的持续和平发展的精神渊源。

上海交通大学东京试验研究中心主任程兆琪教授发表了题为“东京审判与世界和平”的演讲。他说,关于东京法院审判的讨论似乎是一个历史或法律问题,但它已经越过边界,影响国际关系的方向和维护世界和平。研究东京审判的最重要意义在于,东京审判为审判和惩罚侵略提供了重要的法律遗产,并通过司法公正实践了和平的理念。简单暴力的暴力行为无法真正让人记住战争的危害。只有通过法律手段和基于国际法的国际秩序来镇压侵略,我们才能永远记住侵略,记住战争的破坏,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这是东京审判给我们留下的最大财富。郑教授在东京试验中呼吁许多历史事实仍需要深入探讨。例如,控方和辩方提交的证据非常复杂,辩方的证据不仅更多,而且还有很多伪证,法院没有仔细分析。例如,日本指挥官Matsui Shigen,Iida Shou和军事法律部门负责人Ogawa Seijiro,他们与上海,南京和南京之战直接相关,为防御提供了许多证词。法庭未能对其进行全面测试。现在,历史学家比较了日本的战争记录和暴行,发现这些证词的证词充满了伪证。同盟国B和C试验的重要性

南京师范大学张连红教授从“理性”和“法律理论”的不同角度分析了南京军事法庭南京大屠杀战犯审判的审判特点。在南京军事法院初步调查期间,战犯处理委员会遇到的困难,如调查资金不足,被调查者难以提供具有法律效力的证据,而日方隐瞒,破坏了数据档案,和引渡的战犯。审判开始后,由于国内和国际战争形势的变化,审判政策也从严厉的惩罚变为战犯到审判结束。然而,从判例来看,南京军事法院在被告的选择和法院的审判程序方面,均符合战后卑微战争罪犯处理的有关规定。自1990年以来,对国内外南京大屠杀的研究取得了丰硕成果。特别是来自中国和日本的学者发表了许多调查资料和研究成果,从研究层面强烈支持南京审判的合法性。

剑桥大学的顾若鹏教授就“战后和正义的政治性”发表了演讲。顾若鹏教授探讨了政治因素在战后审判中的作用,并指出中国成为战后对日审判的一员,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事实,因为它进一步证实了日本的军国主义和帝国本身崩溃了。战争罪行审判带来了一种新的伙伴关系,这种伙伴关系不是基于域外管辖权,而是基于平等和共同外交价值观的概念。尽管日本战后宪法采用了这样一种价值观念,但政府的行为表明,需要很长时间才能适应这一观念。这也导致了战后日本民族性格的分裂:日本政府口头承认新国际组织模式——的应用,特别是联合国和国际法,并坚持认为日本选择走和平之路,这种对日本的信仰并不那么热烈。 。日本在战后的国际定位和支持国际协议的声明并不总是与其国内行为和政治对话相一致。对于已经处于动摇和国家转型状态的战后日本来说,这些力量剥夺了它作为东亚典型的“现代”国家的地位。战争结束后,日本面临数千次战争罪审判,使日本失去了在东亚的帝国地位。中国现在取代了日本的领导地位,并在法律上占了上风。中国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孙嘉红发表了题为“战争责任与历史责任:二战后战犯审判的当代意义”的演讲。再次强调战后审判的重要性,指出未来的研究应该更广泛地关注战后各地战争罪犯的审判法庭。他认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一系列战犯的正义不能动摇,为今天的世界和平秩序奠定基础。特别是,它在国际法领域制定了新的国际法律准则,并在国际刑事司法审判方面提供了丰富的经验。今天,在讨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一系列战犯审判中涉及的战争责任和历史责任时,当代世界的意义主要在于当前世界和平格局和人类文明秩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建立。世界大战受到各种人文学科的挑战。反和平战争罪和全球影响要求我们共同面对。因此,作为东亚的近邻,中日作为影响世界秩序的重要经济和政治力量,应该早日解决不必要的争端,求同存异,面向未来,聚集宝贵的智慧两国人民共同思考全球和平秩序。和人类未来的愿景,积极贡献。可以说,这是我们意义上的另一个历史责任。

资料来源:上官报2016.11.19

媒体链接

在东京(下图)进行了70年的审判,以发现审判的宝贵遗产,重新思考战争,珍惜和平

作者:

徐瑞哲

重庆猪八戒网络有限公司